20130115

這幾天並沒有睡得很好, 自從跨年後被蚊子咬,被咬得奇癢無比之後,晚上睡覺都會抓,使得又紅又腫,早上會定時擦藥,但是真的很令人不舒服。好不容易一星期過後,那些蚊蟲咬已經漸漸消腫,不再這麼難受。
不料上星期六跟表姊一起出門,突然又是一陣抓癢,翻開一看,竟發現死蚊子在我全身上下最白嫩的手臂上咬下兩口,喔天啊,每一口幾乎擴張至一半的手臂寬,把兩手臂舉起來比較著,被咬的手臂明顯地「發福」了。
所以這幾天又開始搔癢難耐階段,其睡覺成為最難受的時段,因為就是癢到想抓,人不可能不是清醒的。
只是昨晚的夢是雪上加霜,很久沒有再做夢了,沒有這麼讓人嚇得驚醒、每每閉上雙眼都可以清楚看見的,彷彿已烙印在心中。
家庭聚會一直是家中很看重的一件事,對我來說也是,一來我不希望那成為往後被家人拿出來說的事情, 二來我認為平常就沒有常見面的話,家庭聚會成為連絡感情的橋梁,如果兩者都沒有的話,漸漸的,會連最親的家人都離你很遠。
夢是這樣的,好像是過年佳節,說好了家庭聚會,遠從台灣的家人也會來澳洲一起跟我們度過,這麼重要的日子,不該有人缺席的,而我,卻會成為那個破例的…
血崩了!!!我夢到我生理期來了,凡是我處在的地方都是滿滿的鮮血,快速的移動至洗手間,好不容易找了救兵;另一時間點,年長家人們都在家裡等待那唯一缺席的我,因為等得時間太久了,他們不耐煩地先開始了。
等我好不容易把身邊的難題解決匆匆趕回家後,宴席早已結束,其他家人們帶著不愉快的心離開,剩下的是充滿無奈的父母與我預見的風暴─ 缺席後引起的責難。
這樣念頭一起,嚇得完全清醒。
手臂上的紅腫又開始癢了…

13 則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